WIXOO >> 互联网事 >> 漫谈DEC在PC界的巨大潜影响

当前位置:互联网事 >> 漫谈DEC在PC界的巨大潜影响

漫谈DEC在PC界的巨大潜影响

[来源:来自网络] [作者:不详] [日期:17-02-14] [热度:]
关键字:LOGO

在桌面PC正日渐没落、“云”以及移动应用正冉冉升起的今天还扯WINTEL这些蛋,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了?就权当对那个群雄逐鹿、激情四溢的年代的纪念吧!欢迎拍砖、DEBUG,喷子OUT!如果你连ATHLON、M$这些美帝的创造物也不清楚,请绕行。
    也许,我在此闲聊的影响力还达不到IBM那种巨人的级别,我闲扯的是那种渊源而又深远地影响着IT界的公司。仙童,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敬仰的例子,没想到近日才知,DEC公司竟然也在PC业界创建了鲜活的样本。

logo


   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成立于1957年,明明是家计算机公司,招牌上却不带计算机字样,之所以如此,据说是因为当时IBM在计算机领域只手遮天,不敢撄其锋芒也。这个低调的公司以PDP/VAX系列小型机造就了IT界小型机/工作站这一片广阔的市场空间(UNIX和C都是在PDP-7上首先实现的!)直到前两年,它的经典产品VAXen还有相当一部分在美国防部、NSA和一些商业组织里被使用着。
    它在90年代初有一个惊人的的举措:投入20亿美元开发一个全新的64位RISC处理器核心。这个伟大工程的结果1994年出现了一个被命名为Alpha的处理器系列。第一代CPU被称为Alpha21064,21意为alpha是一款面向21世纪的新架构,0代表处理器的版本,64代表具备64-bit的计算能力——就是说这是一系列面向21世纪的64位计算机核心。这个系列一出世便震动了计算机界——它的性能是当时的吉尼斯世界记录,而此系列的后继者之后多年仍继续保持着世界第一的记录。
    但是技术领先并不能保证在市场上也会一定领先。DEC此时面临相当大的财务危机,为缓解财务困难,DEC将芯片工厂和相当多的技术出售给了intel,这笔交易源于一场诉讼——DEC认为intel在奔腾芯片上使用了Alpha的技术(一个细节:intel当时拥有大约10%的股份)。有一些设计者和工作人员就被一同“卖”给了intel。其中包括Dirk Meyer(梅德克)——被誉为“全球知名的微处理器创新者”、alpha21064和21264的联合架构师。如此大的变故可能使许多原DEC的工作人员不快,1995年,在DEC工作了将近十年梅德克跳槽到了AMD,而且不仅仅是他一人,他带来了一个设计小组!梅德克成为AMD处理器部门的负责人,负责K7这一代的设计工作。之后顺理成章,AMD向DEC购买了EV6总线协议的专利。梅德克领导的前DEC设计团队不孚众望,出色地完成了突破。1999年6月23日K7发布,性能一时超过了不可一世的P2/P3。
    优异的K7,不仅仅是个划时代的产品,而且有着分水岭的意义。此前,PC市场CPU尽管有4、5家公司的产品,但大家与INTEL相去甚远,除了便宜,它们几乎毫无卖点,K6-2+也仅仅有整数运算这个唯一的长处。K7的横空出世,震惊了全球PC业界,也令全世界DIY振奋不已。然后,AMD率先突破1G频率关口,推出1.016G的CPU,成为当年IT十大新闻之一。
    百折不挠的斗士与体积比自己庞大数倍的垄断霸主奋斗不息,终成正果。AMD夺回了自尊,也让全世界电脑发烧友看到了希望。消费者都喜欢良性竞争,都愿意市场上有更大余地的好产品可以选择。
    IFan也许由来已久,但由此世界上才开始出现AFan。题外话,后来甚至更有盲目攻击对手的A枪……以及I枪……
    梅德克统帅的DEC团队成功地击败了芯片巨无霸,由此他们续写传奇:双核领先、64位领先、集成内存控制器……一度让AMD攻占了近50%的市场(43% ??实在记不住大概年代)。当然,我也不能偏狭地定义为技术的胜利,没有金融、市场、决策等各种类部门的力量,AMD不可能成功;现代CPU动辄几千万、XX亿晶体管,也未必仅仅是DEC团队之功,我只能告诉大家1个评价、2个任命——
    2001年1月,梅德克任AMD新总裁兼COO。
    2006年AMD董事长兼CEO鲁毅智说:“Dirk在提升AMD在微处理器业界的技术地位和创新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,同时在AMD的微处理器业务中起到了令人惊讶的成就。”
    2008年7月17日年仅46岁的总裁兼COO梅德克接过帅印,出任AMD公司CEO一职。
    如果没有K7奠定的成功,也许桑德斯在接受UPSIDE杂志采访时就不会无比自豪地说:“唯一能阻止Intel在计算机世界实现全面控制的就是AMD。”
    INTEL就是INTEL,它咽下了P4的苦果,直到2006年海尔法小组烹出了香气四溢的conroe、CORE让INTEL重新登顶,俾倪天下。AMD昔日的光环逐渐褪色,没有过硬的产品,在最冷酷无情的市场是难以立足的!融合之路的异架构会怎么样,我们拭目以待。
    附一. 2005年的一个旧闻:从几年前开始,AMD和微软就携手在AMD64平台上开发64位操作系统,而当时的负责人便是DEC前雇员、NT设计师Dave Cutler。
    AMD和微软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复杂:Cutler的前任上司DEC总裁Bob Palmer目前是AMD董事会经理,而现任AMD运算产品集团资深副总裁Dirk Meyer也是DEC前雇员,Alpha处理器的主要设计者之一。
    附二. 2005年7月11日英国媒体The Inquirer透露,芯片设计首席架构师布伦奇(Scott Breach)从INTEL辞职,投奔其夙敌AMD麾下。
    布伦奇在全球芯片领域可谓声名远扬。他毕业于威斯康辛州立大学,毕业论文是“多标量处理器”的设计和评测。布伦奇原效力于DEC公司Alpha处理器项目组,担任Alpha EV7开发团队主管,并担任处理器总线协议DEC EV6的研发带头人。英特尔在购并该项目后得到了这个芯片奇才。他负责Intel首个集成内存控制器的处理器Tukwila芯片系统接口设计,Tukwila是一款多核心的安腾处理器。
    布伦奇的主页显示他还是一个爱玩的“牛仔”,他在自己的主页上将其科研兴趣列表:计算机架构、多标量工程(MultiScalar,据说可以把微处理器每个时钟周期的指令发射数提到10以上,大大地提高微处理器的计算能力)以及啤酒。而AMD的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奥斯丁,而奥斯丁的部分地区以啤酒闻名…………
    可惜,鸟语不好,没有挖到更多的新闻。

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
       让我们再把目光转向更大的巨无霸——微软帝国,故事从神奇的DEC团队开始。
    NT之父David Cutler又叫做戴夫·卡特勒(Dave Cutler),戴夫是他的昵称。曾经是惠普Unix的开发者,被誉为美国最伟大的OS专家,甚至有人捧他为“操作系统天神”。卡特勒1965年数学系毕业,1971年进入DEC,主持开发了PDP- 11/70小型机的RSX-11M、VAX处理器的VMS……籍此DEC的PDP- 11曾获得过世界性的成功。

    此人Niubility到什么地步?举2个卡特勒和当时世界首富、微软之王打交道的例子:

    M$将他挖过来后,他警告盖茨:“如果你带媒体来见我,我就会做出使你永远不会再把他们带来的举动。”(意思是,我将走人)

    盖茨看起来甚至敬畏卡特勒,也不敢去打扰他。“他是一个对工作很认真的人……极其专业,”盖茨说,“这使他变得难打交道。如果你要去见戴夫,你得这样想,天哪,我要说的话是不是傻乎乎的?”
    1988年DEC解散了卡特勒开发的VMS下一代:Mica项目和团队,卡特勒被隔离的消息传出来了。8月4日,麦沃尔德团队的一个员工冲到麦沃尔德在微软的办公室,这个员工曾经在DEC和卡特勒一起工作过,他告诉麦沃尔德一些小道消息:卡特勒最近的项目被取消了,他想离开DEC。麦沃尔德把这个新闻又告诉给盖茨。"这简直是惊人的巧合,"盖茨说。他从没见过卡特勒,但是很了解卡特勒的事业,也在考虑雇用,盖茨需要一个对抗Unix的新型武器,“我太想要一个可移植的(OS)了”
    除非卡特勒可以从DEC带一打或更多的工程师来,包括一批计算机硬件工程师,他才愿意加入微软。盖茨很欢迎软件人员,可是微软不制造计算机,所以他不想接收硬件工程师。卡特勒拒绝把他们排除在外。"我喜欢做硬件,"他坚持道,尖锐地强调他宁愿自己组建公司,也不愿离开他的硬件团队。
    盖茨太渴望得到卡特勒了,他把他看作是"为这个使命而生的人",况且"聘用这些硬件家伙们的成本也能承受"。的确,钱不是问题。
    其实盖茨并不能完全确定卡特勒真是微软下一代软件产品的制造者,他还不能预见那么远的未来。他只是"超乎想象地兴奋",M$二管家史蒂夫·鲍尔默(Steve Ballmer,现CEO)说,"我们都手舞足蹈:卡特勒加入微软了!这简直难以置信——天堂里的绝配啊!" 卡特勒于1988年10月31日登陆微软。几天后,罗伯·索特(Rob Short),卡特勒的首席计算机硬件工程师辞去了DEC的工作,成为第一位加入卡特勒新团队的成员。不知道后来的光学鲨、XBOX……有没有他的身影?
    卡特勒把Mica的技术和开发团队带到微软,DEC认为卡特勒带走Mica的代码,为此微软要付给DEC共1.5亿美金和同意在NT上支持DEC的Alpha处理器。
    卡特勒领导DEC团队于1988年11月开始开发多用户、抢占式多任务OS。当时尚不明了到底哪个系统架构可以在未来成为主流。但是卡特勒决定开发一种全新的32位系统,其内核运行在一个“硬件抽象层”上,这样就可以隔离来自系统平台的代码。卡特勒最初为NT内核的设计制定了三个目标:1可移植性:创造出一个可以适合每一种硬件的操作系统。2可靠性:用“防弹”系统来结束不必要的崩溃。3个性化:NT应该灵活十足,它将拥有不止一种用户界面。面对可移植性的问题,卡特勒决定用高级语言来实现NT,这意味着NT会很大,但硬件行业的飞速发展帮了NT的忙。而对于可靠性和个性化的问题,卡特勒大胆的在NT中采用了微内核设计方式,可这要付出速度的代价,卡特勒和他的团队最终用高超的编程技巧弥补了速度的不充。
    1993年7月27日发布的NT 3.1是NT产品线的第一代产品,它可以运行在Intel x86,DEC Alpha和MIPS R4000的CPU上,NT 3.1的巨大成功也使microsoft改变了和IBM之间的关系。NT有一个优秀的内核,卡特勒成功地引入了硬件抽象层、内核对象这些天才的思想,另外NT很多元素反映了早期的带有VMS和RSX-11的DEC概念。
    1996年6月29日他们又发布了网络时代的NT 4.0,NT渐渐赢取名声,慢慢走入工作站、小服务器市场。
    单内核的WIN9X尽管在商业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但是在技术狂人眼中就是玩具,曾经被媒体称为“厨房操作系统”。它们虽然操作简单,对于普通消费者没有技术门槛,利于PC的普及,但是连基础都不牢靠,动辄崩溃、经常蓝屏,这也是IT界科学家、大学研究所鄙夷M$的一个原因。甚至发烧友也不屑WIN9X,不玩游戏的DIY宁愿使用对硬件要求较高、驱动安装复杂的NT。
    1992年7月的Professional Developers Conference会议上微软就宣布欲开发一个OS以整合Windows NT和Windows 3.1的后继者。
    时任资深副总裁的“内核神童”、Windows之父Jim Allchin在1999年WIN2000正式发布之前就说:“Windows NT核心将是Microsoft所有PC作业系统之基础,从消费产品到效能最高的伺服器皆然。”但是WIN2000并没有完成这个历史使命。
    NT 与 "9x" 的分界线直到Windows XP的推出之后才消失,原因包括游戏API—诸如OpenGL以及DirectX已经成熟到有够高的运作效率,并且加上硬件本身也有够高的效能,才能够以可接受的速度运行API。
    2001年,微软正式发布完全针对个人用户的Windows XP,终结了旧系列Windows的15年历史。从那一时刻开始,Windows NT就是Windows。
    NT及其以后的Windows版本几乎统一了PC平台,为M$扫除竞争对手、攻占全世界桌面电脑做出了无法估量的贡献。M$今天的OS如果还像WinMe这个后继者一样动辄崩塌而不是继承微内核NT的强壮可靠,哪怕它们比雪豹还要华丽易用,也未必有多少消费者买账的!
    附录 三.
    2008年9月29日由小布什亲自颁发的2007年度美国国家国家科技和创新奖章(2007 National Medal of Technology Innovation )获得者中,NT内核之父David Cutler名列其中,目前他正在开发M$下一代云计算平台:Azure Services Platform。

    结局
    1998年Compaq公司斥资96亿美元收购了DEC,而Compaq公司2002年5月又与惠普合并。经过多次面向新平台的开发,VMS系统最终演化为OpenVMS操作系统。惠普目前还在出售OpenVMS系统。
    又一个伟大的名字没落了!IT界的过度竞争实在让人不胜唏嘘。

评论